求书阁 - 历史小说 - 娇珠映玉在线阅读 - 23 第 23 章

23 第 23 章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来到客院那边,发现这里已有不少人,有男有女,都是明惠郡主的客人。

        他们挤在一处厢房前,正在兴奋地说着什么,那些男人脸上甚至露出几分暧昧之色,都是看好戏的模样。

        看到这一幕,明惠郡主心中便是一沉。

        “郡主来了!”

        有人眼尖,见到明惠郡主等人,赶紧叫了一声。

        其他人顿时一惊,纷纷转头看过来。

        明惠郡主对孟瑜山的心思,在场诸人少有不知的。

        孟瑜山是公府之子,品貌上佳,光风霁月,洁身自好,确实是京中不少闺中少女的夫婿人选,更因明惠郡主对他一见倾心,让其名声大噪。

        众人为了讨好明惠郡主,自然也极为推崇孟瑜山,私下对他嫉妒的人可不少。

        正因如此,发现孟瑜山出事,那些人都暗暗兴奋。

        “明惠,你来啦!”一名气质风流的锦衣公子过来,用一种不怀好意的语气说,“哎哟,你来得可真不巧,那孟瑜山被人下药了。”

        此言一出,跟着明惠郡主而来的贵女们哗然出声。

        这里是安王府的别庄,赏梅宴是明惠郡主所举办,居然有人敢在这里对她的客人下药,而且对象还是孟瑜山,这简直就是不将明惠郡主放在眼里。

        虽然没说下的是什么药,但大伙儿心知肚明,肯定不是什么正经的药。

        明惠郡主勃然大怒,厉声喝问开口的人:“是何人所为?赵四,你可知是谁?”

        嘴里问着,怀疑的眼神也看向赵四。

        不怪她会怀疑,赵四此人是昌乐公主之子,名叫赵仲成。

        昌乐公主是当今圣人的长女,生母是林贵妃,与五皇子平王是一母同胞的姐弟,素来深得圣人宠爱。作为昌乐公主唯一的儿子,圣人对赵仲成这外孙也是偏爱几分,是以众人都捧着他,同样敬他几分。

        赵仲成是京中有名的纨绔子弟,吃喝嫖赌都有他的份儿,又有昌乐公主这母亲护着,行事难免有几分放纵,无所顾忌。

        他一直想娶明惠郡主,可惜明惠郡主心有所属,对他极为不屑。

        赵仲成哪不知道这姑奶奶在想什么,嘴里嚷嚷道:“我哪知道是谁啊?这得问左明珠那可恶的女人。”

        “左明珠?”明惠郡主一愣。

        其他人也愣了下,怎么扯到左明珠身上?难不成是左明珠给孟瑜山下的药?

        左明珠出身不俗,是镇守西北的左大将军之女。

        据说十三岁之前她是在西北长大的,作为将门之女,她和京中那些讲究闺仪的贵女不同,性情直爽,喜舞刀弄枪,生平最是好打不平,京中不知多少纨绔子弟都被她揍过。

        赵仲成作为纨绔中的纨绔,自然也被左明珠揍过的,生平最厌恶像左明珠这般没有点姑娘家样子的虎姑婆。

        众人一边想着左明珠的性情,一边又觉得,以左明珠那缺根筋的性格,不可能做得出下药这种事吧?

        明惠郡主蹙眉问:“左明珠在何处?”

        “呶,不就在里面嘛。”

        明惠郡主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忙朝前望过去,周围的人非常识趣地纷纷让开一条路。

        褚惜玉和齐润怡也焦急地拉着褚映玉挤过去,还有赶过来的孟月盈也跟上去。

        那些看热闹的人瞧见几人时,特别是褚映玉,脸上的神色变得越发的怪异,不觉让出一条路,也她们过去。

        此时他们总算想起,孟瑜山可是有未婚妻的,现在未婚妻也来了,不知道看到那一幕会怎么想。

        众人让开后,便见那厢房的门紧闭着。

        明惠郡主紧紧地盯着它,心里不好的预感越发的强烈,咬牙问:“左明珠在里面?”

        “是啊!”赵仲成用一种略带兴奋的语气说,“孟瑜山也在呢……对了,这门是左明珠自己关的。”

        这话一出,现场发出阵阵抽气声。

        光天化日之下,孤男寡女锁在房里做什么?更不用说孟瑜山还中了药……

        一时间,不少人都想入菲菲。

        明惠郡主俏脸生寒,额头青筋突突地跳着,似是忍耐到了极点,“给本郡主砸门!”

        跟着她的丫鬟赶紧过去开门,却未想门从里面打开。

        开门的人是左明珠。

        左明珠是个长相英气的姑娘,身段高挑,穿着一袭绯红衣裳,英姿飒爽,虽然不是明惠郡主那种明艳的美丽,也是个英气不俗的姑娘。

        见到门外那么多人,她的神色很不好,目光落到明惠郡主身上,冷声道:“明惠郡主,你得管教好贵府的下人,什么小人手段都敢使。”

        明惠郡主没管她,铁青着脸问:“孟公子呢?”

        左明珠神色一顿,“在里面。”

        “他怎么样?”明惠郡主担心地问。

        左明珠道:“也没怎么,就是被我打晕了。”

        众人:“……”

        瞬间,整个客院静悄悄的,所有人都盯着左明珠,不知道说什么好。

        直到赵仲成再次开口,“左明珠,你居然将他打晕了?你这恶女人,人家孟公子好好的,你打他做什么?不会是因为他毁了你的清白吧?”

        这话实在恶心之极,不少人都看着赵仲成,难掩脸上的厌恶。

        不管左明珠平时怎么不像姑娘家,但她确实是个姑娘家,姑娘家的名声极为重要,赵仲成这话根本就是不给人活路。

        左明珠一把按住腰间,就要摸鞭子抽人。

        赵仲成以前被她打过,哪里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赶紧往后退,一边嚷嚷道:“我又没说错,刚才我们过来时,可是看到你和他抱在一起!这里的人都看到了,可不只我一个!”

        被他指着的人都没吭声。

        不过从这些人的反应来看,左明珠和孟瑜山确实抱在了一块,并且被很多人看到。

        明惠郡主心里又是一沉。

        左明珠气得不行,她平时再大胆,也是一个还未嫁人的姑娘,遇到这种事,哪里能保持冷静,当下气道:“孟公子中了药,我原本是过来更衣的,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你刚才关门做什么?”赵仲成不依不饶地问。

        左明珠噎了下,能说她那是下意识的举动吗?

        关上门后才发现自己做了件蠢事,可是门都关了,想到外面那么多人,她心里也是愁得不行的,都想去跳窗,没想到外面的人居然守着窗口外。

        她也不知道怎么办好,直到听到明惠郡主的声音,才去打开门。

        “够了!”明惠郡主厉声喝道。

        她怒视赵仲成,哪里不知道他的险恶用心,如此死咬着这事不放,分明就是想毁了孟瑜山,将他和左明珠凑到一块儿,好让自己死心。

        她都怀疑,这次的事是不是赵仲成干的?

        明惠郡主深吸口气,冷声道:“这次的事,不管是何人所为,本郡主绝不轻饶!”

        凌厉的目光扫视在场的人,视线落到褚映玉身上时,不禁顿了下,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很快她就移开了目光,看向左明珠,“左明珠,你来说这是怎么回事?”

        左明珠不喜她的语气,虽然明惠郡主极得圣人宠爱,见到她的人都要客气几分,但她就是不惧明惠郡主。

        反正京城要是混不下去,她就回西北呗。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她也知道最好赶紧解释清楚,不然真的会中了赵仲成的奸计,当即说道:“我问过孟公子,听说他喝了一碗丫鬟送来的醒酒汤后,就发现身体不对劲……”

        醒酒汤?

        跟着明惠郡主过来的人顿时想起,先前明惠郡主说过,让丫鬟给孟瑜山送醒酒汤。

        不少怀疑的目光落到明惠郡主身上。

        这药不会是她下的吧?

        以明惠郡主对孟瑜山的心思,若她趁机给孟瑜山下药,好造成事实,届时孟瑜山就不得不娶她……可惜最后阴错阳差,居然便宜了左明珠。

        这么一想,众人看向褚映玉,脸上多了几分同情。

        发生这样的事,只怕她和孟瑜山的婚事是不成的了。

        左大将军是镇守西北的悍将,连圣人都敬重几分,作为左大将军唯一的嫡女,将军府对她可谓是宠爱非常,绝对不会让她吃亏的。

        届时孟瑜山不娶也得娶!

        褚映玉哪里没发现那些人的视线。

        她没有理会,盯着门口的方向,面若寒霜。

        原来不仅她被算计,就连孟瑜山也被算计,不知算计他们的是否是同一个人,如果是,看来对方还真是为了拆散他们不择手段,直接来个双管齐下。

        明惠郡主脸蛋浮现红晕,这是气的。

        她如何没看不出众人的怀疑,怒声道:“本郡主不会用如此下作的手段!”

        就算她想要孟瑜山,也无需当众下药,以褚映玉那懦弱的性子,想要解决她十分容易,何须损坏自己的名声?

        “谁知道呢。”赵仲成嘀咕道,“你明惠一直仗着外祖父的宠爱,什么事做不出来,咱们又不是一天才认识你……”

        这赵仲成简直就是个搅屎棍!

        赵仲成旁边的一名少年扯着他的袖子,让他别再说了。

        再说下去,只怕明惠郡主真的会动手打人,安王那也不好交待。这些还好,就怕会惊动宫里的圣人,闹得太过难看。

        “滚!”明惠郡主大怒,“来人,将赵仲成给本郡主丢出去——不,押下去,本郡主怀疑他就是下药之人,欲要陷害本郡主!”

        赵仲成大惊,嚷嚷道:“明惠,你别乱说,又不是我下的药……”

        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个物体从天而降,嘭的一声擦着他的身体砸落,吓得他往后一仰。

        看清楚差点砸中他的是一具尸体时,赵仲成终于忍不住,腿一软,整个人跌坐于地。

        看到那具尸体,其他人也吓住了。

        他们僵硬地转头望着尸体抛来的方向,看到从回廊走来的七皇子,他身边跟着两个侍卫和苏媃、宁福儿,目光冷冽,面无表情地看着这边。

        现场一片寂静。

        原本众人就被那具流血的尸体吓到,这会儿看到七皇子出现,不少人都被他身上那股迫人的气势骇得脸色发白,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胆小的人已经低下头。

        “七、七皇叔……”

        明惠郡主有些结巴地叫了一声,看了眼那尸体,同样吓得不清。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