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护花高手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2826章 多半也是脑子有病的白痴

第2826章 多半也是脑子有病的白痴

        第2826章    多半也是脑子有病的白痴

        “你出门的时候,脑子被夹了吧?”

        黑裙女人脾气瞬间就冒上来了,无比火大地冲夏天道:“那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装得再像也没用。”

        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别浪费时间了,直接说吧,你们这些白痴想干什么?”

        黑裙女人迟疑了一会儿,还是笑了起来:“你什么时候看出破绽来的,我觉得我自己的外形不说跟夜玉媚一模一样,至少也是分毫不差啊。”

        “假的就是假的,再像也是假的。”

        夏天撇嘴道:“既然是假的,那就真不了,看一眼就知道了。”

        这话如果是别的人说出来,未免有些故意装逼的嫌疑。

        但是夏天就是这么个人,平时说话同样如此张狂,即便说出了再狂的话,仍旧是一副平静的样子,平静得好像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种平静,恰恰需要强大的实力支撑。

        否则就是空中楼阁,一戳就破,那自然成了天大的笑话。

        夏天是有说这种话的实力,至少目前为止,他还活着,而那些看似比他更加强大的敌人却已经死了。

        “罢罢罢,既然被你看穿了,那这戏我也就不演了。”

        黑裙女人叹息一声,那张脸也渐渐地有了变化,跟夜玉媚并没有什么相似之处,长得只能算是中人之姿,跟漂亮两个字不搭边,而且牙齿仍旧是黑色的,眉毛也被剃了。

        “你的牙真难看。”

        夏天撇嘴道:“当然,你长得更难看。”

        黑裙女人眉毛微微一挑,显然对夏天这话相当的不快,觉得受到了冒犯,不过还是忍了下来,轻声道:“这是我族的习俗,以黑齿为美,你不了解便不要轻易评判,不然的话就太失偏破了。”

        夏天半点也不带婉转地驳斥道:“扯那么多干什么,好看就是好看,难看就是难看,非要找那么多的借口,不累吗?”

        “呼……”

        黑裙女人的气性瞬间被夏天给挑了起来,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然后就转移了话题:“夏天,我们就别兜圈子了,开门见山吧。”

        “你连姓名都不敢报,开什么门,见什么山?”

        夏天嗤笑道。

        “也对,初次见面,是需要做个自我介绍,否则的话,有些不大礼貌。”

        黑裙女人微微颔首,随即徐徐向夏天躬身,不无恭敬地说道:“妾身是藤湖花散里,乃是岛国黑齿神族,受族长之命,过来与夏天君商议一些事情的。”

        “名字还挺长,那就叫你黑牙好了。”

        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商量事情就免了,给你一个自杀的机会,你们那什么黑齿还是无齿一族,我可以暂时放他们一马。”

        黑裙女人听到夏天这话,不由得轻声笑了起来:“夏天君真是幽默。”

        夏天不爽地撇嘴道:“谁跟你幽默了,还有别什么天君天君的,叫我夏天,或者夏神医。”

        “那还是叫你夏先生吧。”

        黑裙女人笑了起来,淡淡地说道:“妾身还是向你说明一下来意吧,我们黑齿一族本来也是地心神族之一,不过千年前就迁回了地表。

        但是跟地心神族仍旧有联系,近日接收到一个命令,就是请夏先生去地心做做客。”

        夏天愈发地鄙夷:“你们请人,就是这么个请法?”

        “哦,你说对小仙界的入侵,还有请人去威胁你的女人之事?”

        黑裙女人脸上露出些许歉意的表情,不过语气却是半带着戏谑:“那与我们黑齿一族无关,组织是【神谕】的命令,妾身忝为组织中的九大神使之一,所以不得不听命行事。”

        “什么神谕鬼玉的,又是哪儿冒出来的白痴?”

        夏天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黑裙女人笑着解释道:“大概两三万年前,地心世界发生过一次剧烈的动荡,造成的死伤无数。

        其中有一部分神族就逃到了地表。

        不过地表灵气稀薄,这些神族便渐渐沦落为了普通人。

        但是偶尔也有灵光一现的后裔,恢复了部分能力。

        这些人便联合到了一起,创建了【神谕】。

        目的就是重现神族荣光,掌控地表世界。”

        “废话真够多的。”

        夏天随口道。

        “这不是你要听的嘛。”

        黑裙女人有些无语了,这个夏天的脾气还真是喜怒无常,而且翻脸比翻书还快,简直不可理喻。

        夏天懒洋洋地说道:“好了,废话说完了,你可以去死了。”

        “夏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黑裙女人愣了一下,“还没有开始谈正事呢。”

        “我跟你们没什么正事可谈。”

        夏天随口道:“但是你在小仙界搞了这么多事情,还敢冒充长腿妹,是肯定要死的。”

        黑裙女人再好的涵养显然也有些绷不住了,冷声道:“夏天,你是不是真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

        “不用觉得,这是事实。”

        夏天肯定地回答。

        “哼,自以为是!”

        黑裙女人嗤笑一声,随即一抬手,只见房间里忽然遍染了一层黑色的漆液,粘稠又腥臭之极:“我若要杀你,简直易如反掌!你信不信,你自己连一句救命都喊不出来!”

        夏天笑了笑:“真的吗?

        我不信。”

        “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根本不想谈合作啊。”

        黑裙女人眸子一冷,露出了凛凛杀气,“既然如此,那就让你开开眼界,知道地心神族究竟是何种恐怖的存……嘎?”

        话还没说完呢,夏天就倏地出现在她的眼前,一枚银针就刺入了她的眉心。

        “懒得跟你废话了。”

        夏天撇了撇嘴,随即轻轻一弹,把整根银针弹得没根而入。

        “咔!”

        黑裙女人的喉间蓦地发出一声怪响,接着身体一软,化成了一滩黑水,跟那些黑漆融在了一起。

        夏天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逃也没用的,你已经中了我的银针。”

        “玩针是吧,那我便陪你玩个够!”

        黑裙女人的声音如同细碎的风,从四百八方传了过来,又整齐地汇进了夏天的耳朵里:“漆夜无影,骤雨逢花!”

        下一秒,黑漆如水入油锅般跳沸起来。

        每一点、每一滴黑漆都变成了一枚黑针,接着便像是雨点般冲夏天倾盆泼了下去。

        夏天直挡从原地消失了,那些黑漆全部刺空了。

        不过,很快又飞了起来,追着半空中的一道残影。

        “看你能逃到几时!”

        黑裙女人的声音透出一股恼怒与疯狂,“若不收服了你,还真以为我这神使是摆设呢!”

        “本来就是摆设。”

        夏天的声音透着一种从容不迫,还有丝丝的漫不经心:“你这花样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是还有什么绝招的话,还是早点用出来,不然的话,以后想用也没机会了。”

        “漆夜无形,润泽万物!”

        只见那些黑漆忽然又凝聚成了一团液体,遍铺了整个房间,无论是上下前后左右都被牢牢地封住了。

        “我看你还能逃到哪里去!”

        黑裙女人冷哼一声,无比傲然地地说道:“我让你没有立足之地,只要沾染到一点我的魂漆,你便会瞬间缠住,从此沦为我的魂奴。”

        “你想得有点多了。”

        夏天身形一凝,指间的银针对着虚空中的某处刺了过去。

        “啊!”

        半空中立时发出一声凄厉地尖啸,接着这股叫声又碎了一地,化作了无数的轻声惨哼。

        “你、你竟然……”

        不一会儿,黑裙女人又尖叫起来:“竟然敢刺瞎我的眼睛,我要刺瞎你所有的女人,让她们感受到我的痛……啊!”

        这下子,另一只眼睛也瞎了。

        “我要杀了你!”

        黑裙女人这下子彻底的暴怒了,房间里的黑漆也狂暴了起来,瞬间翻江倒海,滚涌如潮。

        夏天闪转起来确实也有些吃力了,于是没了玩兴,打算直接解决战斗:“没意思了,送你上路,不用谢!”

        一针刺出去,漫空的黑漆竟然自动卷了起来,汇聚到了一起,一点一点地凝实,最后变成了一颗黑色的珠子。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

        黑裙女人也现了身,两个空洞洞的眼眶里时不时流出黑色的液体,“我的魂漆为何不听使唤了。”

        “因为它们现在只听我的命令。”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

        “不可能!”

        黑裙女人自然无法接受:“这可是我的本命之物,跟我的魂魄、气血、身体……绑定在了一起,没有谁能够夺走,更不可能操纵得了。”

        夏天撇了撇嘴:“真要这么神奇的话,那你又从哪得到的这股力量呢?”

        “是族长在神核面前,亲自授与我……”黑裙女人张嘴就要驳斥夏天,但是话说到一半,蓦地住了嘴:“你这是想套我的话?”

        “你的话有什么好套的。”

        夏天一脸鄙夷地说道:“你们这什么族的秘密,我一点兴趣也没有,这种力量也没什么意思,无非就是借用地球意志碎片,然后从中汲取力量。

        你汲取到的,还是比较次的力量,完全没什么用处。”

        “你们这什么神族,多半也是脑子有病的一群白痴。”

        夏天打了个呵欠,有些意兴阑珊了:“真没意思,你去死吧。”

        黑裙女人嘶吼道:“你不过是区区修仙者,凭什么谤议我们神族!就算你再如何挣扎也没有用,我们神族是不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