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女婿江炎徐凤秋在线阅读 - 第2105章 歪打正着

第2105章 歪打正着

        夏夺施展身法,在天母教中飞快前行。

        江炎也借助她的双眼,看到了真正的天母教是什么样子。

        天母教和混沌大陆上的其他大型势力不同,其门派驻地并不是一片洞天福地或者是连绵山脉,也不像是太一圣地那般,以伟力将一片大地停滞在空中。

        相比之下,天母教的门派驻地实在是太过简单。

        整个天母教是由五座山组成的。

        其中四座山分列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拱卫着最中间那座最高的山峰。

        夏夺的洞府在南面的那座山上。

        说是洞府,其实就是一个小院子,只是魔气比较精纯,但也没有浓郁到哪里去。

        在她的洞府旁边,是一个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院落,基本上每个院子都有人居住,就连之前和夏夺搭话的那个界神境魔修,都住在其中一个院子里。

        每个小院都非常简单,只有最基本的阵法,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修士清修多年的洞府。

        四座山以山腰作为分界线。

        山腰之下,是连绵成片的小院,山腰之上,则一片空旷,只在山顶处建造了几座宫殿。

        每座山上的宫殿都各有特色,江炎一看就知道,这应该是天母教的四方尊者们的洞府。

        山腰以下还零星散落着数个小型广场,上面都是些摆摊交易的魔修,隔着老远,夏夺的耳朵都能捕捉到那边的动静。

        猛然看上去,竟是比凡俗之人生活的城池还要热闹上几分。

        倒是很有魔修们那肆意妄为的氛围。

        夏夺要去左神尊那里打探消息,自然要往四山拱卫的中间那座山行去。

        当她的脚步踏进那座高山的瞬间,远处的嘈杂之声,就在瞬间消失了。

        浓郁的魔气扑面而来,夏夺没忍住,贪婪的吸了一口气。

        她肉身上的伤势虽然在丹药的作用下修复的差不多了,但因着本名神兵破损而有些动摇的根基,却需要大量的魔气来修复。

        身处魔气如此充盈环境之中,夏夺就跟小老鼠掉进了米缸中一样,狠不得当场就停在这里不走了。

        但她显然心有顾虑,只是留恋的吸了一口气之后,就快速清醒过来,拍了拍自己的脸,继续向上行去。

        到了这座山上,夏夺连身法都不敢用了,一直是老老实实的用双脚走路。

        江炎借助魔傀核心的感知,敏锐的发现夏夺其实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她的眼前是一层层的浓雾,那浓雾无法被神识穿透,双眼更是只能看到身前两三尺的距离,夏夺行走在浓雾之中,完全就是瞎走。

        因为她根本就分辨不出方向。

        江炎见状,心中不由得疑惑不已。

        夏夺既然无法分辨方向,她又要怎么找到左神尊?

        看她这样子,不像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完全依照命令前来送死啊。

        就在江炎疑惑之时,夏夺前进的脚步突然停住了。

        她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灰袍魔修。

        那魔修周身气息凝实,看上去只有界神境后期,但其出现的却悄无声息,整个人似乎都与那浓雾融为了一体。

        夏夺发现来者后,连忙低头对那修士行礼。

        “尊者。”

        她恭敬的称呼到。

        在天母教中,凡是修为到了界神境的魔修,都能够被称呼一声尊者。

        但一般的尊者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尊称了,实际上的待遇和普通教众差不多。

        就如同夏夺那个界神境的朋友,现在还和她一样住在山腰下呢。

        只不过面前这个灰袍尊者能够守在圣山上,其修为和战力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甚至可以和四方尊者一较高低。

        所以夏夺一点都不敢放肆。

        灰袍修士闻言,冷淡的点了点头。

        “你是哪个堂口的弟子,到圣山上来所为何事?”

        她淡淡的问到。

        “在下是朱雀堂弟子夏夺,此来是想要求见神尊,并无冒犯之意。”

        夏夺闻言,语气越发恭谨,腰都快要折断了。

        天母教中的四方尊者,分管四大堂口,每个堂口都是根据其方位对应的神兽来命名。

        而她们所在的那座山,也随着神兽之名各有名号。

        比如夏夺,她的洞府在南方的那座山上,因此她就是南方尊者掌管的弟子,属于朱雀堂,洞府所在的高山自然也就被称作朱雀山了。

        灰袍修士闻言,雾气一般缥缈的目光落到夏夺身上,来来回回将她看了一遍。

        片刻之后,灰袍修士才开口说话。

        “神尊正在闭关,不见外人。”

        “更何况,你一个鸿蒙境巅峰,不好好寻求突破,跑到这里来求见神尊做什么?”

        灰袍修士的声音非常缥缈,给人一种忽远忽近,闪烁不定的感觉。

        夏夺显然是没和这灰袍修士打过太多次交道,此时被她一问,顿时就开始腿软了。

        但江炎的命令就刻印在她的神魂之上,她根本就无法忽略甚至反抗。

        因此即便两股颤颤,她还是吞了吞口水勉强站稳了,没有选择离开。

        “弟子昨日曾在斗兽场与一修士交手,听说那人是太一圣地的神子江炎,弟子担忧此人欲对圣教行不轨之事,这才想要求见神尊,上报此事。”

        “弟子全是为了圣教,不然也不会贸然打扰神尊。”

        夏夺说到。

        在魔傀核心的影响和控制下,夏夺只以为寻找左神尊打探消息的念头完全是自己的本愿。

        因此她就会围绕着这一点,用自己的方式进行试探。

        江炎所需要做的,便只有下达命令,然后看着夏夺执行命令就行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夏夺此时用的借口,竟然歪打正着了。

        他确实对天母教心怀不轨,甚至还想掀翻天母教的斗兽场,带走重石蛟呢!

        其实江炎下达的命令完全可以不这么宽松,他甚至可以细致到控制夏夺脸上的每一个表情,和她说出的每一句话。

        但一来这么精准的控制需要江炎耗费大量的精力,他现在身处斗兽场中,若是身上突然冒出强烈的气息波动,会引起额外的注意,显然不划算。

        二来江炎并不在乎夏夺会在他命令的影响下以本心行事会出什么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