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藏谋在线阅读 - 第0686章 冥皇召黑白无常

第0686章 冥皇召黑白无常

        平复好心情后,她愈发思念那只傻狐狸了。

        说他对自己用情至深吧,她的生辰已经过了半月有余,他也没来寻她,估摸着是忙忘了。

        可若说他对自己不上心,但他的所做所为,远比小情小爱更要情深义重。

        “薄意暄,但末沉和末昇兄妹曾说过,他们在千年前见过了尘!”

        薄意暄摇摇头:“那不是了尘。”

        “不是了尘?照你这么说,那今天出现在霍府的霍嘉祁,还有上次云霜寺里那个用血画的‘了’字,又是什么缘故?”

        苏蓁只觉得自己已经不能独自思考,而她眼里的求知欲,令薄意暄有些动容。

        “你说呢?这幕后之人费尽心思,能是为了谁?”

        “我?是为了把我引出来?!”苏蓁指着自己鼻子问道。

        薄意暄重重地叹了口气,他今日说的话加起来,比他近千年说过的话都多。

        从躺椅上慢慢悠悠地站起来,扭了扭脖子,就要离开郡主府。

        “等一下!我还没有问完!”

        “我要回洛祁一趟,他们就留给你了。”

        薄意暄手一挥,阴冷的气息蔓延开来,随着黑白双色光束闪过,在薄意暄消失的同时,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黑衣男子虽长相俊美,但却一直抿着唇瓣,看起来不太好相处。他的手里拿着泛着黑雾的锁链和镣铐,极重的阴气令赤凰有些不适,于是稍稍远离了些。

        而面如傅粉的白衣少年看着则要活泼热情些,他的左手拿着一串红色的铃铛,另一只手里则拿着一跟细长的白色骨头。

        当白衣少年看到苏蓁的刹那,那炽热的目光令苏蓁这种厚脸皮的人都忍不住想退避三舍。

        “你们是谁啊?”

        “锦瑟姐姐,你不记得我了?我是你的小白啊!”

        “怎么就是我的小白了?你是哪位啊?”

        白衣少年见苏蓁看起来不像装傻,好像真的不认识他,竟然‘哇’的一声就哭了。

        “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啊!姐姐你有了新的情郎了,就不要我和哥哥了!呜呜呜!”

        ‘哐’

        “嗷~~”

        白衣少年的头上迎来一记暴击,一双泪汪汪的眼睛巴巴地瞅着苏蓁,欲语泪先流,凄凄惨惨戚戚。

        “锦瑟大人,我们是黑白无常。”黑无常说道。

        苏蓁:“.”

        赤凰:“.”

        她们对视过后,赤凰问道:“你们怎么和传说里长得不一样啊?”

        “凤凰妹妹,你可别被传说误导了,我和我哥哥的长相啊,那在六界都是拔尖儿的!都是那些凡人怕被我们勾走魂魄,才会将我们说的奇丑无比!”

        “你能看出我的本体是凤凰?”赤凰惊讶道。

        白无常下巴一扬:“那当然啦!你只要被我们兄弟二人看一眼,你的前生今生和来世,都能一清二楚。”

        “锦瑟大人,冥皇将我们召出,并让我们兄弟暂时听令于您。”黑无常说道。

        忽然,苏蓁就明白了薄意暄的意图。

        “我懂了,但是你们能不能先把武器收起来,这要是出去,还不得吓死一片人啊!”

        那黑白无常倒也听话,闻言就立即收起了武器。

        只是白无常依然哭唧唧的,嘴里嚷嚷着说苏蓁是负心人。

        “小白啊!你听我说,我没有在黄泉的记忆,所以.”

        “哦!”白无常垂头丧气地低下了脑袋。

        黑无常的反应虽然平淡,但苏蓁还是察觉到了他的失望。

        “那个.黑兄弟啊,我有一事想拜托你。”

        呃.黑兄弟?!

        “大人,吾名范无咎,您从前唤我阿咎,小白名唤谢必安。”

        “喔!阿咎啊!你能不能带我去一趟黄泉啊!”

        黑无常:“不能。”

        “为何?”

        “修道者无故不可入黄泉!”

        得!这还是个遵守黄泉律例的好阴差!

        “成,不去了!”苏蓁看似很痛快,却退而求其次地说道:“那你帮我看一个人,印证一下他的身份,这总可以吧?”

        黑无常还没说话,白无常却擦了擦眼泪抢着说道:“可以可以!锦瑟姐姐!我帮你看!”

        “那就有劳小白,帮我去霍府一趟,亲眼去查一下曾是西凉左相的霍嘉祁。”

        “好!姐姐等着!我去去就来!”

        白无常的身形逐渐变得虚幻,随着浓重的阴气消散,白无常消失了,黑无常尚在原地。

        他冷着脸不吱声,苏蓁只好和赤凰继续聊起了种植水培菜的事儿。

        没想到,聊了还没几句白无常就回来了。

        苏蓁忍着急切问道:“小白,查得如何?”

        “我方才去了一趟霍府,从他面相推测,此人可以活到耄耋之年,再寿终正寝。且我翻阅了生死簿,他的命格十分富贵。”

        “命里富贵?可他不是个和尚吗?他一个出家人还怎富贵?且若是旁人也就罢了,就了尘的面相,他怎么可能只活九十岁?”

        白无常小声嘟囔道:“了尘大师?他不是早就凉透了吗?哪里有了尘啊?”

        “就是霍嘉祁啊!他今日以和尚的身份回到霍府,还自称了尘!等等!你见到的人该不会是霍疾吧?”

        “霍疾?姐姐是说那个红衣少年吗?可他也是只凤凰啊!他要是只能活九十年,那可真是白活了。”

        苏蓁有些被他绕晕了,细细一想,终于发觉到哪里不对劲。

        “小白,你能不能把你见到的霍嘉祁的相貌画出来?”

        “好啊!”

        白无常打了个响指,手里多了一只毛笔,随着他开始作画,他所见到的霍嘉祁的面貌也逐渐成形。

        赤凰既没有见过了尘,亦没有见过霍嘉祁,故而反应很平静。

        但在苏蓁眼里,白无常画出来的那张面孔竟是无比陌生。

        “不是他!我见到的是和了尘拥有着一样相貌的人!”

        黑无常双手环胸,忽而,笑了

        不知怎地,苏蓁看着他的笑容,心里仿佛一下子就踏实了。

        果然,黑无常在她耳畔低语了几句后,打碎了她的所有认知。

        沉默片刻后,苏蓁勾起了唇角,玩味一笑:“看来,此次西凉之行,倒也没有我想象中的乏味啊。”

        (本章完)

        /91/91247/210352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