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阁 - 历史小说 - 农门福妻全家是反派在线阅读 - 第1120章 番外大结局

第1120章 番外大结局

        几天后,陆羿派出去的人带回了齐霄的书信。

        “怎么说?”慕思雨问。

        “齐霄这家伙,他说偶遇了曾经的剑术师父,乐儿被那位师父看中了,此时他们正在五阳山修炼剑术。”

        “那他什么时候把乐儿带回来?”陆芷清问,“那可是我大哥的宝贝儿子,极有可能就这一个儿子,是我们陆家未来的继承人啊!”

        “上面没说,只说待剑术有成的时候,他会把乐儿带下山的。以我对他的了解,想要剑术有成,没个十年八年是不行的。”陆羿说道,“不过,乐儿不能下山,我们可以上山。这样吧,我和你娘没有见过乐儿,趁这个机会正好去看看他,这次我们就去五阳山看看。你也不用太担心,照顾好你儿子就行。”

        “只要乐儿没事就好。”陆芷清说道,“好歹大哥会给我留个全尸。”

        “胡说什么?已经嫁人了,说话还这样没有分寸。”

        宋晗之是钦差大臣,负责各地官员的审查问题。为了照顾陆芷清,他耽搁了不少时间。如今陆芷清坐满了月子,身体也恢复得不错,接下来他要忙着处理公务。

        陆芷清想跟着慕思雨和陆羿去五阳山,慕思雨夫妇是不乐意的,毕竟她刚生了孩子,还需要好好调养,而且五阳山的环境比较寒冷,不适合刚出生的婴儿生活。于是,在陆芷清依依不舍下,慕思雨和陆羿又遛了。

        “晗之,你说我爹娘是不是故意的?他们就是想过二人世界,不愿意我去打扰他们,所以我一来他们就走。”

        “岳父和岳母身体很好,趁着年轻想四处走走,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等他们愿意停留下来,我们再好好陪陪他们。现在他们过他们的,我们过我们的。”宋晗之说道,“再说了,你舍得跟岳父岳母离开,不要我了?你就不怕那些地方官给我安排女人,我要是再不察中了别人的暗算,那你夫君就没了。”

        “你敢……”

        “好好好,我不敢,不敢。”

        半个月后,慕思雨和陆羿赶到了五阳山。

        当他们抵达五阳山,顿时被那里的风景迷住了。

        山水如画,风景如诗,乡下的百姓也很淳朴友爱,胜过他们曾经去过的许多地方。

        “船家,我们要去河的对岸。”

        “你们也是去五阳山求学的?”白胡子老人打量着两人,“不像啊,这个年纪也大了。”

        慕思雨笑道:“我们去看孙子的。”

        “原来是这样。”白胡子老人说道,“那上来吧!”

        两人上了船,这才发现船家根本没有用桨,可是那船还是在朝前滑动。

        “老人家,原来你还是高手。”

        “哈哈,什么高手?我只是一个划船的老家伙,因为喜欢这里的山水,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而已。”

        “夫君,你看前面那个是不是齐霄?”

        齐霄一身白衣,瞧着倒有几分仙风道骨。他的身侧有个小不点,从身高来看,应该就是被他‘拐走’的亲孙子陆禹乐。

        两人相视而笑。

        “你说这老小子是不是故意的?”陆羿说道,“总是牵着我们的鼻子走。”

        “就算是故意的,那也是为乐儿好。”慕思雨朝远处的齐霄招手。

        齐霄看见了他们,拉着陆禹乐的手掌,指着慕思雨和陆羿的方向说道:“小乐儿,你祖父和祖母来了,咱们这里又要热闹了。”

        几个月后,范元溪带着妻子赶到。

        五阳山成了他们最后隐世的地方。

        几年后,陆芷清和陆少璟的孩子也被送到了五阳山,美其名曰是学艺,其实是想让陆羿和慕思雨享受天伦之乐。

        范煦的孩子,也就是未来的储君也被送来了。

        范煦挑了个合意的贵女封为皇后,没有纳妃,这点倒是遗传了其父,对后宫七十二妃没有任何兴趣,只守着一个女人生活。

        没有其他妃嫔,也就没有后宫争斗,那他省了不少心,只专心地处理朝堂事务,把惠国治理得越发的繁荣富强。再者,凤临国与惠国的关系前所未有的和谐,谢承锦把皇位正式传给了自己的亲儿子,带着妻子四处游山玩水,打算玩腻了再来五阳山与陆羿和慕思雨汇合。

        “别跑……禹乐哥哥,你快来看陆小二,她又耍赖。”陆芷清的儿子对着陆禹乐指控陆少璟的小女儿。

        陆少璟和柳九竹生了一个女儿,陆小二这个称呼原本是属于陆芷清的,现在落到了陆少璟的女儿头上。

        或许‘老二’是个特殊的称号,以至于姓陆的二小姐都这么顽劣。陆颖作为陆家目前来说唯一的女孩,在堂哥和表哥的保护下,越发的无法无天。

        “不害臊,一个男人跑不过我,还要找禹乐哥哥告状。”陆颖对着宋亦晨做着鬼脸。

        “你在我的点心里放巴豆,害我拉肚子拉得脚软,我怎么可能跑得过你?”

        “那是你笨呗!小姑父这么聪明,怎么生了你这么笨的孩子?你是不是小姑父从外面捡来的?”陆颖得意洋洋。

        宋亦晨比陆颖大两岁,此时被一个小丫头怼得怀疑人生,眼眶有些泛红。

        “好啊,小颖儿,姑姑不在你就欺负我儿子。”陆芷清的声音传来。

        “姑姑……”陆颖扑到陆芷清的怀里,“颖儿好想你。姑姑,你是不是也想颖儿了?你是不是给颖儿带好吃的来了?”

        宋晗之失笑,摸了摸陆颖的头发:“你这丫头真的和你姑姑小时候一模一样。”

        “她才不像。”宋亦晨说道,“我才是我娘的孩子。”

        宋晗之见宋亦晨这么委屈,拉着他的手,笑着说道:“男子汉大丈夫,让着妹妹又怎么了?你在信里说这里有个地方有种很好吃的鱼,你可以徒手捉上岸,现在爹娘都来了,你去抓几条给我们吃吃,顺便给你娘补补身体,让她肚子里的小妹妹多吃点鱼变得聪明点。”

        “娘肚子里有小妹妹?”宋亦晨惊讶,“多大了?什么时候生出来呀?”

        “还早。”宋晗之说道,“反正这段时间我们会在这里陪你,你可以亲眼看见小妹妹出生。”

        “可以是小弟弟吗?”宋亦晨噘嘴,“小妹妹好可怕。”

        慕思雨和陆芷清说着话。

        “几个月了?”

        “三个月了,我打算在这里生产。”

        “又来吵我。”慕思雨没好气地说道,“京城呆得不舒服,偏要跑出来?”

        “你们在这里山青水秀的,我和宋晗之在京城累死累活。我不干,我也要来这里抓鱼捕鸟陪娘。”陆芷清抱着慕思雨的胳膊。“怀着这个孩子之后,越发的想娘,想跟娘在一起。我最近总是想着我们以前的生活,想着娘雷厉风行的样子。对了,我们在来的路上还看见大姐和大姐夫。他们说想去北边看看,等玩得差不多了就来五阳山找你们。”

        “这么大了,还整天缠着娘,像什么话?”慕思雨摸了摸她耳边的碎发。“也罢,娘也老了,你陪娘多呆一段时间也好。”

        陆芷清看着慕思雨耳边的花发。

        记忆中,她的娘亲不是顶美的大美人儿,那也是青春靓丽的霸王花,如今竟生了花发,让她有些恍惚,总觉得时间跑得太快,一不留神就跑远了。

        五阳山,竹屋内。

        一排排的竹屋是慕思雨亲自设计,再交给陆羿、齐霄以及范元溪亲自打造的。

        谁会想到叱咤风云的几个男人跑到深山老林隐居不说,还要亲自建小竹屋,每日的三餐还要自己解决?

        此时,他们聚集在一起吃着火锅,喝着酒。

        齐霄纵然再好看,现在也生了皱纹了。只不过,岁月对美丽的人格外的宽容,就算他老了,仍然是个好看的小老头。

        齐霄为慕思雨倒了一杯酒,说道:“这一杯,我要敬知已。”

        慕思雨挑眉:“我?”

        “没错。”齐霄说道,“你我因喜好而结交,因知心而不弃。我虽是孤家寡人,但是能与各位隐居山林,那便是最美的结果。”

        “好,敬知已。”

        “小清儿,宋晗之没有欺负你吧?”齐霄问陆芷清。

        陆芷清说道:“他要是敢欺负我,我才不给他生孩子呢!”

        宋晗之说道:“齐叔,她是我等了多年才等到的挚爱,我就算是捅自己一刀,也不会伤她半分的。”

        “你小子是个有福气的。”齐霄说道,“不过,那也是因为你聪明。聪明的人再加上老天爷赐的福,所以才会有这样完美的人生。”

        齐霄今天的话特别的多。

        慕思雨对陆羿说道:“别让他喝了。”

        “今日我见他旧疾复发,咳血了。”陆羿的眼里闪过痛楚。“你让他说吧,他那身子早就损坏,这些年我一直担心他撑不下去,他能撑到今日不容易。以后的每一天都当他是抢来的时间,我们陪他吃想吃的喝想喝的玩想玩的,只要我们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就算是分别即将来临,也不会留下遗憾。”

        齐霄离开的那天,漫山的枫叶红了。

        他坐在枫叶之中,看着远处的落日,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齐霄,你看那落日把这满山的枫叶照映得更美了……”慕思雨推了推齐霄,察觉到异常。

        她低头看向齐霄,颤抖地试探:“齐霄……”

        他的模样格外的安详。

        她坐在他的身侧,看着他的样子说道:“齐霄你是不是累了?那你休息一会儿,等会儿我把饭菜做好了叫你。今天有你喜欢吃的竹笋烧鸡……”

        陆羿提着猎到的野兔子走过来:“今天晚上我来烤野兔。”

        “齐霄不喜欢吃。”慕思雨说道,“今天就不吃了吧!”

        “怎么了?”陆羿察觉她的神情不对。

        他看向旁边的齐霄:“你小子坐在地上做什么?你不是说最近腿疼吗?腿疼还坐在地上,等会儿让我背你起来不成?”

        “齐霄……”

        野兔是没有吃成的。

        竹笋烧鸡也没有吃成。

        大家齐聚在一起,看着躺在那里无比安详,怎么也醒不过来的齐霄,终于不得不接受他已经彻底地离开了。

        他们把齐霄埋在了他生前最喜欢的地方。葬礼不算很隆重,只有他们和五阳山的师父们参加了,没有引起太大的动静。

        半夜,慕思雨猛地坐起来。

        陆羿睁开眼睛,跟着她坐起来,用放在旁边的手帕擦试她额间的汗水。

        “还在想齐霄?”

        “我做梦梦见他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还接受不了好友的离开,难免会想多了。”

        “不,我梦见他去了我的家乡,生活得很好。”慕思雨说道,“我也以为自己是做梦,但是太真实了。或许他真的去了我的家乡。”

        慕思雨与陆羿多年夫妻,大半辈子已经过了,眼瞧着早晚会有入土为安的时候。曾经她隐瞒的事情在这些年都慢慢地吐露给他听,所以他清楚她说的家乡并不是他们以前生活的地方,而是另一个无法想象的非常神秘的国度。在他看来,从慕思雨的描述来看,那里更像是一个神仙们生活的地方。

        “如果他真的去了你的家乡,我们应该为他感到高兴。我应该羡慕他,因为我很想看看你生活的地方。”陆羿说道,“要不最近我们下山走走吧!齐霄刚走,这里到处都是他的痕迹,不仅你想他,我也想他。”

        “我不想走了。”慕思雨摇头,“还是在这里呆着吧,这里挺好的。”

        齐霄的离开让几个好友消沉了一段时间,但是逝者已逝,他们不能一直沉迷于悲痛之中。

        在接下来的每一天,他们都幸福地生活着。

        关于齐霄,慕思雨后来又梦见几次。

        如果是梦境,不可能一直连贯着,所以慕思雨更相信的是这是她对另一个时空的感应。

        在梦里,齐霄成为她工作的那家家具公司的老总,在那里成就了宏图霸业,成为最年轻的商界奇才。

        梦里还有个女子的身影,齐霄对那女子格外的好。她很想看看齐霄的命定之人长什么样子,但是她就是不转过身来。

        最终,这件事情成为她人生的重要谜题之一。

        之后的每一天,慕思雨和陆羿一直相伴,结伴看着日出,看着夕阳,看着山鸟飞过,看着落花消散……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